1992年19岁的河南小妹到上海当保姆被人欺骗借腹生子

时间:2021-09-23        

  1995年3月,一名面色苍白、肤色稍黑却难掩清秀的年轻女子,在当地的居委会干部的指导之下,来到了上海市公中山公园妇女法律咨询点寻求帮助。

  还没等描述,女子就哭泣起来,在法律咨询点工作人员的安慰之下,心情逐步平静下来的年轻女子向他们讲述了自己在上海的悲惨遭遇。

  她说,她与丈夫之间的婚姻如同一场噩梦,自己的丈夫已经40多岁了,而她只有20出头。然而即便如此,丈夫不但从没有善待过自己,总是对自己暴力相待,甚至还一直和自己的前妻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不仅如此,她为丈夫生下孩子之后,她的境况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愈发恶劣。丈夫不但对她长得相像,甚至被逼迫她离婚,就连孩子也无法跟在自己身边。

  而且,与丈夫结婚之后,她在河南老家的农村户口被注销,偏偏她又无法办理上海户口,就这样,成了一个连户口都没有的无业游民。

  正是因此,在上海举目无亲的她无奈之下,只能求助居委会,这才有了居委会干部的帮助寻求法律的帮助的事情。

  而且,在女子的描述过程中,她还提起了一个十分令人震惊的遭遇,她之所以和已经40多岁的丈夫结婚,是因为她在给丈夫当保姆时被强奸了。听到这样的经历,在场的人无不震惊和愤慨。

  这位前来求助的年轻女子姓张,小张的遭遇让大家极为同情,也正是因此,群众将小张的情况介绍给了当时上海电视台的一个法律节目《案件聚焦》,希望借助媒体的力量帮助这个在上海举目无亲、连户口都没有的弱女子。

  小张求助的时间是1995年,此时,距离小张来到上海已经三年之久。小张是河南人,而且还是来自一个河南偏远的乡村。

  因此,由于当时家中生活困难,又看不到未来的希望,所以,小张和许多农村女孩一样,带着对于大城市的憧憬来到了上海。

  她来上海的时间是1992年,当时,中国刚刚改革开放没多久,即便上海是中国最大的城市,作为一个既没有多少学历、又没有谋生技能的农村女孩而言,依然是十分艰难的。

  所以,小张与许多老乡一样,选择了技术门槛最低的职业——保姆。就这样,在老乡的介绍之下,小张进入了一个门面狭小的保姆介绍所,交了介绍费后,等着雇主来雇佣。

  在鼓足勇气来到上海之前,作为一个农村女孩,小张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他们的县城。突然来到一个千里之外的陌生大城市,甚至连当地话都听不懂,小张怯生生的如同一个鹌鹑一样,在狭小的保姆介绍所内默默等待。

  就在这时,8月27日下午,一对40多岁的夫妇来到了小张所在的保姆介绍所,并在一番挑选之后,看中了一脸稚气、十分内向的小张。

  他们问小张愿不愿意去服侍董某的母亲?小张看到是一对40余岁的夫妇,听到的又是照顾老人,因此,并不挑剔的小张立刻答应了。

  随即,她跟着这对夫妇离开了保姆介绍所,这对夫妇,分别为丈夫金某和妻子董某。然而,正当开始人生第1份工作,以为自己终于能挣到钱的小张,却万万没想到,这却是她人生噩梦的开始。

  跟随这对中年夫妇离开保姆介绍所后,小张并没有前往夫妇承诺的董某的母亲家,反而回到他们自己的家。但是,人生地不熟,又毫无工作经验的小张并不敢询问原因,只得悄悄的默默的跟着。

  到达金某和董某的家中之后,董某让小张跟自己睡在大床之上,丈夫金某则睡在沙发之上。对此,小张也没有提出异议。

  却没想到,半夜之中,正在熟睡的小张突然被人紧紧抱住,她一下子惊醒了过来,紧接着噩梦便开始了,金某在疯狂的拉扯她的衣服,小张在惊慌之余自然极力反抗。更没想到的是,金某的妻子董某不但无视丈夫的行为,反而过来当帮凶,最终,在两个人合力之下,金某强奸了小张。

  作为一个第1次来到大城市的农村女孩,小张面对这样噩梦般的经历,除了哭泣,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也不知道能求助谁,更不知道怎么寻求帮助。

  而就在小张极度痛苦和迷茫时,强奸她的金某和夫妇不但没有丝毫的愧疚,反而将其锁在了家中,这一锁,就是一个多星期。

  被强奸后又被非法拘禁,小张几乎崩溃,她想回家,然而,金某夫妇要再次威胁到,如果想回家,他们就会写信到小张的家乡,把她的名声彻底搞臭。

  不得不说,金某的这一威胁直接打到了小张的软肋。因为,在九十年代的农村,人民依然十分封闭,法律意识也比较淡薄,他们更多的是依靠当地的习俗和道德观念去约束彼此。

  也因此,作为一个年轻未婚的女孩,如果她被强奸的经历被周边的人知道,小张虽然会得到一些同情,但与此同时,她从此也会被周围的人另眼相待,他们会用有色眼镜看待自己。

  这也意味着,小张此后的人生将更是极为艰难,因为没有人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娶一个已经被强奸过的女孩。从此之后,作为受害者的小张,却只能低人一等、在众人的有色眼镜和指指点点中生活。

  而这样的经历,无论是小张还是她的父母,都是无法承受的。所以,面对这种威胁,小张只能将眼泪吞入肚中,选择自己默默的承受这种屈辱。

  那么,小张为什么没有寻求法律的帮助?原因也很简单,作为一个没有上过几年学、来自偏远乡村的女孩,小张既没有寻求法律的意识,甚至连基本的常识都没有。

  她不知道自己遭遇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办,该如何拿起法律的武器惩戒施暴者,在被施暴者威胁之后,小张除了恐惧和委屈之外,只剩下茫然和屈辱。

  而在威胁之后,金某则紧接着对小张开始施以利诱,他“讲事实摆道理”,今期公开什么肖!对小张说:自己已经40多岁了,但是至今仍没有孩子,所以他迫切的希望有自己的一个孩子,但是妻子却没有生育能力,他十分喜欢小张,所以愿意跟妻子离婚跟小张结婚,而且这样一来,小张还能够得到成为上海人。

  年轻又没有多少法律意识的小张面对已经被强奸的事实又无法回家的情况,只得感叹命苦,决定接受金某的这一说法。

  而事实似乎正如金某所说的那样,过了不久,金某就与妻子董某离了婚,并办了法律手续,见此情景,被强奸的事实又无法挽回,所以,这个19岁的可怜姑娘就稀里糊涂的与金某结了婚,并生活在一起。

  结婚之后,小张原本以为,虽然有个噩梦般的开始,但是金某毕竟已经改过自新,还与自己结婚,以后好好过日子就是。

  然而却没想到,金某对她不但没有丝毫的怜悯和爱意,反而屡屡对拳脚相加。即便在她怀孕之后,家暴也是如同家常便饭。小张的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肉,总是被金某打的青一块紫一块。

  而当将儿子生下之后,金某更是变本加厉,小张甚至连家都无法住,她被金某赶在了外边,更不允许与金某夫妻相称,而她生下的儿子也不在身边,而是抱给了董某来照料。

  直到这时,年轻的小张才终于醒悟过来,原来,金宝与她结婚根本就是一个圈套,金某从来没有想过与自己真正的结婚,更没有爱过自己,他做的这一切,如同之前的强奸一样,不过是想借她年轻的身体借腹生子而已。

  一次次忍耐换来的确实得寸进尺,小张终于决定,起诉这个恶人,让法律惩罚他。然而,即便想拿起法律的武器,过程依然是极为艰难的。

  因为,已经40多岁的金某不但有着极为丰富的人生和工作经历,而且,担任上海市某厂保卫科长的金某还有着丰富的法律意识,他不但懂法,而且还懂得利用法律的武器。

  因此,当小张在居委会的帮助之下寻求法律帮助,并得到了《案件聚焦》栏目的帮助之后,面对记者的采访和咨询,金某不但没有丝毫的恐惧,反而态度极为嚣张。

  他多次威胁记者和为记者提供证据的人,甚至还对记者和小张扬言,要告他们诽谤。他声称,这些事都是发生在家庭内部夫妻之间的事,告他重婚罪也没有证据。

  事实也确实如此,法律是要讲证据的,小张的哭诉和经历固然令人无比同情,但是,这一切不过是小张的一面之词,是她的自述而已,

  小张从始至终也没能提供证据,因为小张在这之前,根本没有多少法律意识,更没有留存证据的概念。在这种情况之下,控诉金某就变得尤其艰难。

  然而幸运的是,小张遇到了一个热心的女律师,毕业于华东政法学院的汪敏华律师听到小张心酸的经历和悲惨的现状之后十分同情,毅然决定无偿为其代理诉讼。

  就这样,经历一番波折之后,小张终于勇敢的走进了法院,在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以重婚罪状告金某。

  然而,如同舆论一样,虽然小张的经历十分让人同情,但是法律是讲究证据的,所以,小张虽然成为了原告,但是,要想打赢官司,她就必须提供足够的证据来证明金某的罪行。

  然而,调查从一开始就极为艰难。前文中说道,金某不但是上海当地人,而且还是一家工厂的保卫科长,可以说,无论是人生经历还是当地人际关系,都远远强于只是一个外地人的小张。而且,金某还极有手腕,他通过威逼利诱,使得许多当事人拒绝提供证据,更不愿与律师做笔录。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金某虽然嚣张,但是,许多有良知的人依然勇敢地站了出来替小张作证。例如,金某的老丈人、他的前妻董某的父亲在听到记者说女儿离婚的事就表示很惊讶,说没有人给他说过,他不知道,而且肯定的表示,“金某天天来吃饭并在家里过夜”。因此,董某父亲的话,其实就证实了金某与董某事实上的婚姻关系。

  而董某的邻居和所在的居委会也证实,曾听到过董某的父亲向居委会反映说“女婿家里住着一个外来妹,金某夫妻准备借这个外来妹的肚子生孩子,老人并不同意”。

  而且,不仅仅是周边的亲戚朋友,就连金某所在的单位,也证实了金某对于小张的家暴。金某所在单位的党支书记就曾反映到,小张来厂里四五次,反应金某打她的情况。而且,他们也亲眼看到来厂子时,小张的嘴上脸上都是血。

  随着站出的人越来越多,证据也逐渐完善。小张和义务帮忙的汪律师积累了足足一尺多厚的卷宗。越来越多的证人证据证词都用铁一般的事实表明,金某与前妻董某离婚之后,并没有分开,仍以夫妻的名义生活在一起,而且他娶小张的目的,就是借腹生子。

  而面对越来越多的证人和证据,金某在威逼不成之后慌张起来,他又开始对小张施以利诱,当时,金某表示,可以给小张三万块钱换取和解。

  在95年,3万块钱确实是一笔巨款。且不说,是一个小保姆的小张,即便对于一个普通工人家庭依然如此。而对于来自贫苦农民家庭的小张而言,更相当于全家10年的收入。

  然而,小张并没有被他的巨款所收买,几年痛苦的经历告诉小张,做人必须有骨气,她表示:“法律是神圣的,他既然触犯了法律,是不可能用金钱买回的,我就想讨回个公道,我不是为他生孩子的机器”。

  而在诉讼过程中,由于需要许多证人当庭出证,威逼利诱不成、狡辩失败的金某,甚至恼羞成怒的打伤了一名为小张作证的亲戚。

  然而,法律是公正的,正义终将到来。长宁区人民法院进行了两次庭审之后,4月20日,正式作出了一审判决:

  然而,获得正义之后,最为艰难的却是小张今后的生活。小张只是一个贫苦农村的普通女孩儿,她没有学历,更没有高超的生活技能,在两年多讨回公道的过程中,为了维持生存,也一直在别人家当保姆。

  而此时打赢官司之后,小张不但要养活自己,还要养活自己4岁的儿子。最为糟糕的是,由于悲痛的经历,再加上农村的户口已经被注销,她又很难回到家乡。

  因此,此时小张面对的是,如何在上海带着自己的孩子生存下去。最终,在记者和汪律师的帮助之下,小张先是在一家水泥预制件厂工作,后又先后在多家企业打工。

  小张凭着自己的辛勤劳动,她坚强的哺育着自己的儿子,今后的生活虽然人不轻松,但是,对于这个坚强而不幸的女人而言,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