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年拉菲喝了40年还没喝完究竟产了多少瓶?你或许很难相信

时间:2022-08-03        

  之前认识一个土帽老板,拿着一瓶82年的拉菲,说:这是自己花了200块钱辛辛苦苦买来的,听到他说这句话,我一口茶叶水差点喷在桌子上。

  而我旁边的一个哥们非常没有眼力劲,在一旁调侃地说:200块钱就能买一瓶82年的拉菲,那我这边刚好有2000块钱,你再给我买10瓶呗。

  因为这事我有连带责任,公司连我一块开除了,用公司老板的话说:就没见过你们这样不会沟通的销售员。

  虽然这件事情印象深刻,但是咱们回过头来还得聊聊这件事,82年拉菲好像在好早好早好早之前就已经驰名国内外了。

  那我说得再直白一些,如果82年拉菲本身没有炒作价值,或者本身没有任何的实际经济属性,或者其他的任何价值,82年拉菲原则上来说早就被喝没了。

  之前我查到一组数据,说咱们这边每年消耗的红酒都能够达到百万瓶以上,甚至远超过百万瓶,这个数据是真是假不知道,我先去查一下,如果是真的我再公布数据是假的就行了。

  但仔细想一下也是有可能的,因为就在昨天我一个人干了两瓶红酒也没什么好喝的,还不如咱们这边的二锅头好喝。

  但是如果说百万消耗量我应该是信的,那么既然消耗那么多的红酒,82年的拉菲为什么能够残存下来,说得再直白一些,拉菲为什么这么值钱这么金贵?

  大家都知道,红酒其实是用葡萄通过种种的流程方式最终生产出来的,那么葡萄质量的好与坏,就直接决定了红酒的好与坏。

  那说句再直接的,拿那种大红葡萄来做出来的红酒和那种被虫子咬了之后的葡萄做出来的红酒质量那是截然不同的。

  那既然如此,也就是说越适合葡萄生长做出来的红酒价值就越高是这样吗?没错还真的是这样。

  有一些专家说,在1982年的时候,无论是气温、降雨还是光照,都达到了葡萄生长的最佳且最绝妙的比例,也正因如此82年拉菲,它的质量是最好的。

  而且葡萄庄园生长的葡萄树从1956年开始计算到1982年,这个时间阶段刚刚好是葡萄生长的最黄金,最顶尖最优质时期。

  在两相结合之下就保证这个葡萄不同于其他葡萄,是世界上最顶尖的葡萄,当然人家专家这么说,听不听在咱们,反正图的就是个乐呵。

  钻石真的和这个价格等量吗?先不要急着反驳,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目前世界上已知的钻石矿井有很多,但是好多钻石矿井他们都不在大批量的生产钻石。

  同样的道理,如果把品牌宣传推广到位,可能今天我脚底下穿的这个鞋子都能够卖到100万,卖到200万。

  觉得夸张,但仔细想一下是不是这个道理,那么我们在反向类推一下,82年拉菲为什么如此出名?

  很简单,因为我们在各种各样的电影电视剧,小品,甚至在相声综艺节目上,总是能够见到与82年拉菲相关联的梗。

  说得再直白一些,在这些年的时间里面,无论是国外的电影,电视剧还是国内的电影,电视剧总是以82年拉菲来标榜自己的身价非常高,来标榜自己的钱非常的多。

  动不动就喝一瓶82年拉菲,动不动就拿出一瓶82年拉菲来,香港1861图库上图最早最稳定。这样的行为越来越多,这样的动作特性越来越多,就会让观众熟知,并且让观众产生肌肉记忆,潜意识的认为82年拉菲越来越贵。

  就比如普通人画了一幅画,这幅画可能一毛不值,但如果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这幅画值1万块钱,那么这幅画可能就能卖出10万块钱的天价。

  对于有钱人来说,就这一瓶红酒卖10万块钱和卖100万块钱本质上来说是没有什么差别的,但凡舍得花10万块钱来买这瓶红酒,就不在乎再多添个90万块钱了。

  我曾经认识一个土豪,也算是土豪吧,据他说曾经喝过一瓶拉菲,但是真是假不得而知,再后来我们也没有直接或间接的商业合作和商业互动,所以姑且当做他吹的一个小牛,只不过他吹牛的这个水分应该没有那么大。

  当他喝完这瓶82年拉菲的时候,旁边的服务员突然过来了,然后说:这个瓶子我们想回收一下,给您500块钱,您愿不愿意?

  那个老板听了之后连正眼都没抬头看他一下,说:我花了小几十万喝这瓶红酒,你现在给我要500块钱回收,你在开什么玩笑,当然不能给你了。

  服务员听了之后直接坐在一旁说:那500不行2000块钱可不可以,2000块钱不行5000块钱可不可以?无论那个服务员出多少钱,老板始终没有同意。

  当然咱们不知道服务员拿这个拉菲的瓶子究竟想干什么,是想装一下表示自己财大气粗,还是说有其他用途咱不好揣测。

  再者来说了,当时那个老板也只是顺嘴一提,这个事究竟是真的,还是他胡说八道的,咱们仍然不知道。

  所以对于这个82年拉菲,其实目前整体行情来看虽然很贵,但贵的不是说消费不起,而是对于部分有钱人或者有能力有实力的人来说,想喝一瓶82年拉菲,难度还没有那么大。

  大家要明白一个共识,什么共识呢?比如你有10个苹果,第1个苹果你可以卖一毛钱,第2个苹果你可以卖到一块钱,等到卖到第8个苹果的时候,你可以对外说:不好意思,第8个苹果我要收你2万块钱。

  同样的道理,拉菲也是这个样子,82年生产的拉菲一共就这24万瓶,买的人越来越多,拉菲就会越来越少,剩下的越来越少了,这些拉菲的价值就会越来越高。

  我们没有办法见证历史,但是很容易想象历史,假如在某一天拉菲只剩下了一瓶,全球只剩下这一瓶,会卖到怎么高的价格?结果可以想象。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有钱人他们不喝拉菲,却听到了有82年的拉菲,且确认是82年的拉菲之后,二话没说第一时间买下来,然后收藏。

  为什么收藏呢?因为这些人明白这个拉菲的价值只会越来越高不会越来越低,也就是说拉菲本身和金融属性有关联。

  而因为拉菲的价值也越来越高,一般人越来越买不起,所以越往后拉菲的价值越高,筛选的用户就越多,越来越多的人喝不起,就只能留给更少数的人或者极端人数来喝。

  这样折腾了一圈之后只能说拉菲在短期之内应该是永远都喝不完,尤其是82年的拉菲,因为越到最后就越没有人出得起这个价钱。

  最后再来补充一点,现在不知为什么总有一些人认为喝一个西方国家生产的洋酒,显得就洋气了,显得就高大上了,真的是这样吗?

  红酒我也喝过不少,不太自吹地去讲,10箱子应该是喝过的,如果按照一箱4瓶到6瓶来计算的话,那我最起码能喝了五六十瓶。

  那喝了这些瓶红酒之后,给我的整体感觉就是还真不如楼下卖的啤酒,或者我随便拿出来的一个二锅头好喝。

  咱们可以喝外国人生产出来的啤酒,但是在喝的时候没有必要体现出过多的优越感来,无非就是尝试当地人所生产出来的一种饮料或者一种调味品而已。

  喝了也就喝了,没喝也就没喝,喝不喝都不能够体现出什么来,别喝了一瓶之后就觉得能把尾巴翘上天。

  当然咱们不能挑战别人的价值感,但是没有必要把价值感带动到优越感上,那大可不必。